[閱讀自白書/謊言:韓國世越號沉船事件潛水員的告白 거짓말이다]

  2014年4月15日晚間,一艘名為세월호/Sewol乘載著476人的商業客輪,從大霧瀰漫的仁川港出發,準備開往濟州島,乘客中有325人,來自正要前往濟州島畢業旅行的安山市檀園高中師生,航程共約十三小時,翌日(4月16日)早晨8點48分,客輪正高速行駛至韓半島的西南方海上,屏風島與孟骨水道之間,突然失去控制,向右方急轉彎並開始傾斜,在幾分鐘之間,船身從傾斜15度突然變為45度,接著向左翻覆,逐漸沉入海中,並隨著強勁的海流漂移,這就是四年多前的世越號沈沒事故。

世越號沈沒時的畫面,截圖來自此影片

  即便不常關注韓國新聞的台灣人,應該也都對這個事件不陌生,這場發生於海上的悲劇,最終帶走304位乘客的性命,299位從海中被尋回腫脹的遺體,5位下落不明;與其牽連而喪失生命的,還有負責從沈沒船艙中帶回罹難者的民間潛水員、海警軍官、罹難者家屬,甚至是從船艙順利逃生的倖存者當中,都有人因為罪惡感而選擇自殺(檀園高中副校長,在獲救兩天後因罪惡感而自縊身亡),另外在這幾天,也有一位國軍機務司令部的司令官因為對世越號的搜救心懷愧疚,而選擇自殺了(韓文新聞於此)。

  韓國作家金琸桓/김탁환,在2016年8月出版的:《謊言:韓國世越號沉船事件潛水員的告白》/《거짓말이다》,以世越號真實事件出發,但主角並非船上乘客,亦不是倖存者,而是自願前往協助進行協尋罹難者的民間潛水員,時報出版的繁體中文版,也在2017年9月上市。

Fion協助時報出版採訪作者金琸桓時的合照

此文為Fion為金琸桓第二本關於世越號事件的著作:《那些美好的人啊:永誌不忘,韓國世越號沉船事件》之推薦文(感謝Fion授權我這張美照)

  作者金琸桓,因參與了一個名為「416的聲音」的podcast,節目中邀請了多位罹難者家屬和相關人士接受訪談,其中也包括了真實參與世越號救災的潛水員金冠灴,作者以這位潛水員的故事為核心,用字句把船隻從迷霧與深海當中慢慢撈起,把大家不知道、新聞報導上看不到的世越號事件,以小說的形式重新呈現,雖有改編了一些人物的故事,但保留了整個事故的真實性,並在章節中穿插入相關人士的訪談紀錄,全書的架構安排縝密,述說順序與步調也非常精巧,作者不僅寫作技巧十分深厚,更是做了大量的研究和訪談,才能完成這本看似是創作小說,卻包含了報導文學真實調性的著作。

《謊言》거짓말이다韓文版書封

  「潛水員是沒有嘴巴的。即使沒有簽保密合約,專業的潛水員也絕對不會在現場透露自己曾經做過的工作內容。因為這個行業的市場小,昨天一起工作的潛水員搞不好明天還會再遇到,要是對做過的工作說三道四只會扯自己的後腿。所以對潛水員來說:話越少越好──最好當個啞巴。」p.10

  以主角潛水員羅梗水向法官提出的請願書作為故事主軸,輔以其他被世越號衝擊生命的遺屬經歷,大量的第一人稱自白,宛如親口對著閱者述說,一面流著淚,一邊將那些埋藏在深海之下的真實與殘酷完整傳達,讀者們還不必讀完全書,在字句吸收間,肯定就能夠感同身受地體會到,為何原本沒有嘴巴的潛水員會選擇拿掉面罩,暫時遺忘自己的傷痕,選擇站到眾人前說出事實,挺身幫助莫名被負責的海警單位冠上業務過失致死罪且遭起訴的民間潛水員前輩柳昌大。

世越號翻覆之後,隨著海流飄移的軌跡,就像是一個倒過來的折疊線,因此黃色交疊的絲帶成為了世越號紀念的記號,用於抗爭和紀念此事件(截圖來自紀錄片:那天,大海)(非常推薦觀看)。

  我們每個讀者就像是法官,也像是拉著呼吸管潛入深海的民間潛水員,一起面對這個事故的問題、一起對於整個事件做出批判和自我反省,同時,在閱讀過程中,也能一起見證倖存者、遺屬們和潛水員被孟骨水道的暗潮衝擊後的殘破身心。

  這場悲劇不是天災,造成三百多人死亡的因素就是「人禍」,時任韓國總統的朴槿惠,在事故發生時消失了七個小時,駐韓獨立記者楊虔豪在書末的推薦文中寫道:「世越號是船長怠惰與草菅人命,加上政府無能還有媒體失職所導致的大型慘案,它並映照出公務體系多麼缺乏效率,還有社會的虛偽及缺乏保護體系,讓受牽連者難以平撫傷痕。」推薦文全文可見此連結

  老實說,我在閱讀此書之前,對於世越號事件也僅有些微的了解,一方面其實是有點抗拒,因為事故的那期間看了一些新聞,自己心情上都有點受到牽連,但沒想到的是,我在讀書的過程之中,因為強迫症又發作,想要更全面的知道事情的真相,好幾度暫時放下了書本,不是停下來哭,而是開始去找資料和紀錄片來研究,因為我太想要知道「到底是為什麼」了,而《謊言》這本書,從不同的角度切入,用真實又充滿感情的文字代替了新聞報導的冰冷與生硬,是一個非常適合大家在了解世越號事故真實面的起點。

  關於世越號翻覆事件的經過與後續,網路上已有很多,維基百科上亦有非常詳細的紀錄,此文就不再多著墨,但會附上參考的影片和資料,推薦大家可以先觀看獨立記者楊虔豪的這幾篇報導。

楊虔豪為公視獨立特派員節目製作的報導影片,包含前往安山生命中心的採訪,其餘部分來自於打破新聞(中文翻譯亦是由協助楊虔豪完成)


  我自己在閱讀此書過後,希望能就和個人經驗較相關的:精神疾病心理治療層面來述說,並依賴實際資料輔助分析,期盼能提供大家一點不一樣的參考資訊,如果你還沒閱讀過此書,希望這篇文章能夠成為你購買的推薦力量,而如果你也和我一樣,在明白世越號事件後,還渴望能夠知道更多,此文接下來的特殊議題研究,也希望能幫上一點點忙。

  並且,金琸桓老師的第二本著作《那些美好的人啊》(上圖),創作的主要核心,我認為也是和心理治療十分相關(本來我打算兩本書一起寫在這篇的,但眼見篇幅失控,只能下一篇再來談他了)。

精神疾病的知識普及與歧視性

  精神疾病的污名化,是一個長久以來存在於我們社會中的問題,因為專業知識的不普及,再加上新聞媒體時常會在某些案件特別註明嫌犯「擁有精神疾病」,造成多數民眾的價值觀當中,對此種病症逐漸埋藏著貶抑及反面觀感,不僅是台灣,這種對於精神官能症狀的貶低感,韓國同樣存在,當患者自身都已被困在心靈的黑洞當中,若再遇上整個社會和身旁親友的歧視感,病症只會越來越嚴重。

  除了較常見的憂鬱與躁鬱症,在精神醫學與心理學上,一個人若是經歷了重大災難、嚴重事故,或親眼見證了與其密切相關的人物死亡,在這之後,有很大的機率會出現情緒上的自我失調,腦海中會不斷重播事件的畫面,自身的罪惡感、自我懷疑,也會造成嚴重地身心反應,例如失眠、厭食甚至是幻覺幻聽,這些都能被包括在「創傷後壓力症候群/PTSD」,如果沒有即時接受精神科醫生的診療,並搭配定期的心理諮商,這些症狀會隨著時間越來越擴大,極度低落和憤怒,強烈的情緒可能造成自己和身旁親友的傷害,甚至是有性命的危險。

  《謊言》一書中,清楚說明了民間潛水員是如何冒著生命地危險,在險惡的海況下,每日多次潛入深海,在能見度僅有幾十公分的雜亂船艙內,尋找漂浮或困在櫃子設備之後的罹難者遺體,在此之前可能連屍體都從未見過的潛水員們,在黑暗又狹迫的海水中,得以臉對臉的方式,緊抱著罹難者才得以離開船艙,身心俱疲,實在不足以用來形容他們,除了身體機能損傷,體內更因海水壓力的影響而出現潛水夫症(減壓症),然而,即便將罹難者送上陸地了,內心已經受到嚴重創傷,罹患創傷後壓力症候群的潛水員們,就像是還浮沈在狂風暴雨的大海一樣,被無情的海水不斷地吞噬,失眠或不斷做著惡夢、出現幻覺,就像書中的羅梗水一樣。

用數據來看事實

  根據韓國保健福祉部去年公布的資料(全文於此),負責對世越號倖存者或遺屬進行心理治療的安山心理創傷中心(安山生命中心)在事件之後,專案管理的1030人當中,僅有266人接受了心理諮商的協助,所佔比例僅有25.8%,『謊言』一書中,以及楊虔豪在為公視製作的獨立特派員報導影片內,有提及大部分的罹難者家屬之所以不願意接受心理治療,是擔心自己在接受諮商後,「可能會減輕自己對孩子的苦痛和思念」,於是選擇不前往,家屬們會說出這種話,其實就是出自於對於心理諮商的不了解,如同上一段所說,這種對病識感的不理解,台韓都一樣,對身心疾病除了一知半解,整個社會也對「精神科」常帶著異樣的眼光,在價值觀不正確、觀念不普及的情況下,本人可能會拒絕接受治療(許多人都覺得看精神科很丟臉,不願意讓人知道),而親友也可能因此受到情緒上的傷害牽連。

  我曾在關於憂鬱症的這篇文章中寫過,受到儒家思想影響的韓國人,傳統觀念和守舊的思想,報喜不報憂、善於隱忍情緒的民族個性,再加上傳統性別刻版印象(男生就該剛強、男生不該像女生一樣有軟弱的思想,抑或是男生向外求救很丟臉等),都是再加重情緒壓力與心理疾病的原因。

  心裡生病了,又被罪惡感給困住,若是不接受專家的幫助,反而造成更大的傷害和生命危險,安山創傷中心對於世越號倖存者和遺屬的調查,在145人之中,有42.6%的人曾有自殺的念頭,比例比一般人高出了8到20倍(一般人當中,擁有自殺念頭的僅有2~5.6%),並且,已經嘗試過自殺的世越號家屬,也達4.3%(一般人為嘗試過自殺的比例為0.2~0.9%)(資料同樣來自此文)。

  根據韓國自殺防治中心/중앙자살예방센터網站上的公開資料,韓國近五年來的自殺率其實已逐年下降,韓國總統文在寅也在2018年初的新年公開談話中提及,要將年度自殺死亡人數降到一半以下,聯合了九個跨部門政府單位要執行預防自殺國家行動計畫。

  仔細看圖片右方的表格,以去年的統計資料來看,可以看見男性的自殺率是34.9(十萬人中有34.9個人以自殺方式結束生命),女性則是13.8,綜合指數為24.3,男性的自殺率為女性的2.5倍,為什麼會高出這麼多呢?有幾個解釋的方向,第一,其實嘗試過自殺的女性人數,是男性的兩倍,但男性一旦決定了自殺,選擇的方式往往會比女生來的更激烈,所以自殺成功率較高,第二,男性通常在情緒不佳或苦悶時會選擇借酒澆愁,韓國的這個狀況又更加的明顯,酒後一衝動,生命就被自己結束了,最後,其實和我前面所提及的:傳統性別刻板印象和壓力有關,男性因為社會期待和傳統觀念,情緒沒有抒發的出口,也不願意求援,導致這樣的結果。

  相信各位一定都有在新聞上看過或聽過,韓國的自殺率一直是OECD(經濟合作暨發展組織)國中的第一名,根據韓國自殺防治中心的資料,2003年起一直都是首位,最高紀錄是2009年的33.8,其後逐年下降,直到2018年立陶宛加入OECD後,韓國才得以擺脫這個負面的第一名(掰了為,台灣是沒有加入OECD的^^)。

  會選擇自殺了解生命,或嘗試過自殺行為的,有很大一部分都是重度憂鬱症或精神疾病患者,人類身體生病了,需要吃藥對抗疾病才會好起來,心靈生病了,當然也需要藥物來輔助治療,接著,我們再來看看韓國人對於治療憂鬱症類藥物的服用比例:

自殺率與藥物使用比例的差距

  根據OECD在2015年的統計報告(上圖報導全文在此),韓國一千人當中每日平均的抗憂鬱症藥物服用量為20 DDD,是28個調查國當中的倒數第二,所有國家的平均數是一日58 DDD,韓國當時在OECD中的自殺率排名是第一,但平均的藥物使用排在最末段班(最後一名是智利,13DDD,但智利的自殺率很低),老實說,我查到這個數據的當下,真的有種恍然大悟的感覺,「自殺率第一名和服藥率倒數第二名」的比對,同樣再次說明了,韓國人對於精神疾病的病識感不足,以及沒有向專家求助的觀念,導致多數人在生病時依舊抗拒診療,接連延誤了就醫的時機。

 

  再來,我們看看來自WHO世界衛生組織2016年的資料,韓國的29.6排在第十名,第一名是南美洲的蓋亞那共和國(然後,台灣一樣沒有在WHO裡面噢^^)。

  作者金琸桓的第二本著作《那些美好的人啊》,正是述說那些和世越號相關的人物,在經歷過如此巨大的創傷之後,經由心理治療,或與和心理治療非常相似的「與自己對話,直視傷口,並藉由一些行為找到出口」,而慢慢走向美好的未來,此篇先放過我(也放過你們),先不要深談這一本。

  罹難者家屬在事件發生後,多次上街抗爭與遊行,即便自己的情緒已經在潰堤的邊緣,但為了自己的孩子,還是走上街頭,中間歷經了許許多多的阻礙(其中真的太多可怕的事情,還有人集結團體,在這些遺屬的絕食靜坐活動前面大吃pizza跟炸雞,到底怎麼會邪惡到這種程度),又或是很多民眾因為看到媒體錯誤的報導,都認為潛水員是因為高額的薪資和獎金,才去協尋遺體的(但事實上根本不是這樣!)。

  了解到這些事件之外的細微末節,我真的很能理解為什麼他們會有自殺的念頭,遺屬的抗爭催生了世越號特別法(法案內容),一直到現在,四年多過去了,光化門市民廣場上還能見到家屬的抗爭帳棚,今年十月份我到首爾時也見到了那佈滿黃絲帶的小攤,他們希望政府可以釐清真相,讓自己的孩子和親屬不要白白犧牲,可即便船隻已在2017年打撈上岸,當時的總統朴槿惠,也因親信干政案而被彈劾判刑入獄,但關於世越號的事故原因,目前仍沒有一個確切的答案。

  世越號特別法在2014年頒佈後,在實施上又有進行了多次的修改,對於醫療費用的補助也一直在更動,不變的,是這些倖存者、遺屬和相關人士心中已經破掉的那個洞,靠近傾聽,還能聽到海潮的回音。

心理諮商,長期才有效

  韓國和台灣一樣,沒有「心理醫生」,而是精神科醫師診療與開立藥物,搭配諮商師的心理治療,雙管齊下且「長時間」進行才有幫助,就我自己的經驗,因為喪母的原因,直到目前我大約共做了四到五年的診療,其中有一年多是每週報到門診,服藥並接受諮商,但情緒上受到的影響,直到目前,我實在無法對自己說我已痊癒,一年可能還是會有幾天或幾週,陷入到不太舒服的情況,基本上可以說是一生都受到了影響,而世越號的倖存者和遺屬也相同,他們的人生已經無法把這個事件從記憶中抹滅,心理的創傷會一直跟隨著他們,身後拉地長長的闇影,其形影就像是一艘船一樣,日夜跟隨著。

  沒有人會一開始就和陌生人暢談心事,心理諮商師和患者,就我個人的經驗,需要幾個月的時間、無數次的面談,才能培養出默契,也才能建立起「願意完全訴說」的信任感,心理治療最重要的就是「傾訴」,唯有歷經傷害的我們,願意自己說出那些盤據在腦海裡的想法,藉由諮商師的觀念引導和生活建議,才有辦法逐漸步回正常的生活軌道。

  韓國政府對於受害者身心醫療支持,其實僅規劃了三至五年,且前期還因為多個機構爭搶配合(為了拿補助),沒有正確地安排與管理,反而對這些人造成了更大的傷害,截至2017年8月,其實只有44人接受到政府給予精神醫療、診察費用補助,一共289個案件加總,也僅有1,034萬韓元這樣的金額補助,根據資料顯示,17年8月底時,世越號專案事例管理對象再減少了88名,僅剩945名,有持續接受醫生和諮商的人數,從也減少了140名,僅剩126名。

書中主角的原型人物:金冠灴潛水員訪談影片

  然而,創傷後症候群的影響,並不是三年五年就會消失,反而在時間過去之後,情緒的症狀還會越來越嚴重, 《謊言》書中的真實原型人物金冠灴先生,在2016年6月17日時,也選擇了自殺結束了自己的生命,金琸桓作家在書的最前面,也寫下以此紀念海虎金冠灴。

  《謊言》書中,也有清楚說明了,潛水員其實並沒有被包含在世越號特別法的「受害者」定義當中,除了醫療費用補助被中斷之外,當然也沒有被包括在精神疾病治療與心理諮商的觀察範圍之中,從上面的訪談中其實多少可以看出,金冠灴先生當時的心理壓力和情緒已經處於非常緊繃的邊緣,希望他到另一個世界之後,可以不要再帶有任何苦痛。

  世越號沈沒後,混濁的海水和強勁的海流,將三百多人的生命結束於船艙之中,然而,待海潮逐漸平靜,眾人用雙手將浮於海面之上的油漬層層撈起之後,真相才得以慢慢浮現,四年多過去了,事故的真實面經由這些不願意忘記4月16日的這些人親手托出,流下的眼淚比海水還鹹,每滴淚水中都映照出罹難者的形影。

  我們不會忘記這一天,讀完這本書,下回到光化門時,一定會親自向黃絲帶之下的他們致意。

 

  《謊言:韓國世越號沉船事件潛水員的告白》,推薦給每一個心中還有愛與關懷的你們。

 

*相關紀錄片與報導推薦:潛水鐘、那天,大海,以及韓半島新聞平台的系列報導

 

 

歡迎加入登機證的自白facebook粉絲專頁

加入登機證的自白 Line@ 消息不漏勾,還可以來跟我講秘密

instagram也有一些荒謬玩意可看

 

在 Instagram 查看這則貼文

 

這本書我買來之後,只讀了一些篇章,就又跑回去沉浸在我最喜歡的純文學世界,週末在整理書櫃時看到了他,又才繼續閱讀下去。 如果你也對於韓國的當代歷史、政治糾葛、財閥內幕,以及媒體自由抗爭之路有興趣,藉由作者本人的故事,能夠帶你逐步了解,看見更深入的韓國,也可以藉此反思我們自己國家也正面臨的許多問題。 MBC記者 #李容馬 的 #我相信世界可以改變 ,除了內容,主文前的眾多推薦序與序論導讀也都非常值得一讀,很多韓國當代歷史重要事件都被濃縮成精華文字,關於韓國特有的「地域情節」,此書也讓我得到了一些答案,還看到了幾個以前有人問過我,但我當時沒辦法完整回答的問題,例如為何韓國在某個時期的三級片特別多。 好了,實在不敢再說要寫詳細的書評了,因為這本是我自己有興趣買的,前兩天又收到出版社的閱讀邀請(疑似為 @fionslife 推我入的坑),什麼文章都還卡在草稿區的我,禮拜一只想躺著哈哈哈啊哈哈,好怕明天就會收到書😂。 #閱讀自白書 #Reading #MBC #韓國觀察自白書

Blue Chiou(@blueicn)分享的貼文 於 張貼

::延伸閱讀::
[韓國觀察自白書]從韓國免稅店營收探討旅遊市場現況

韓國觀察自白書/中國代購客的另類手法]

[閱讀自白書]工作能辭職,媳婦不行嗎?/媳婦的辭職信 며느리 사표

[閱讀自白書]82年生的金智英/82년생 김지영

[首爾]Songchoo Gamagoll/송추가마골 松秋 牛肉專賣店

[韓媳美妝自白書]韓國美妝保養品大開箱(上)

[韓媳買物自白書]2018年採買實錄大開箱(食材零食篇)

[釜山]韓國人才會去/釜山最高級的:海雲台 巨大韓牛 거대갈비

[韓國] 線上免稅店特價再七折?訂購秘笈大公開

[韓國]2018年最新版:最方便的韓國上網方式 KT olleh 4G+ SIM卡

[首爾]南北韓停戰線/板門店JSA共同警戒區參訪(上)

[韓國觀察自白書]南大門網美秘境,帶你了解韓國祭祀與掃墓的小發現

[韓國觀察自白書]韓國喪葬禮俗的文化差異分析

[[韓國]關於台灣人在韓國租車,你該知道的是(含AJ Rent Car租車實錄)

[創作]部落格圖文被侵權了怎麼辦?告訴流程經驗報你知(上)

[KM]為什麼我退出了韓國觀光公社大使/KM驥尾計畫?

[首爾]SHILLA STAY Seodaemun/ 西大門新羅舒泰飯店

[首爾]MMCA/國立當代藝術館 首爾館(三清洞)

170 Shares

You may also lik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