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機證的自白書] 關於憂鬱症,我想說的是


  昨天晚間,震驚大家的消息,幾乎所有韓國相關的粉絲頁都發佈了,我們這邊就不再重複轉貼相關訊息,想和大家談的是一個相關的議題,這個我也曾經歷過的幽暗之路。

  任何病名都一樣,在由醫生判定之前,當事者或旁人都無法隨意妄下結論,因此,究竟是否是因為憂鬱症的關係,讓年僅27歲的鐘鉉選擇了結束自己的生命,留下了為他感到不捨的大家,逝者已逝,生者如斯,我們實在無須再去追究確切原因,也不必怪罪於誰,我們所能做的就是記得他的好,用我們自己的力量幫他把這份思念和愛繼續傳遞下去。

輕生?才一點都不輕

  我不喜歡「輕生」這個詞彙,好像選擇結束自己的生命是一件很簡單的事,事實上,在我看來,能夠決定要終結自己的人生,才是需要莫大勇氣的,也一定做過很多你沒想到的思考和抉擇;而一個人的離開,我相信不僅有這樣,其實是可以連帶影響到很多人,甚至是讓世界開始改變的,曾經和我有一面之緣的林奕含,以及鐘鉉,他們的逝去,雖然都讓人想流淚,但在悲傷過後,我相信都可以讓我們再多改變一些什麼。

關於憂鬱症,你需要多了解一些

  很多人或許對於精神疾病很陌生,可能會覺得那只是少數人才會有的,過份一點的人,甚至會覺得:「你們就是想太多啦,自己看開一點就好了。」事實上,在這個訊息傳播快速又爆炸,社會生活壓力比以前加重好多倍的時代,你我身邊的很多人,或許已經在情緒崩潰的邊緣,只是你不知道。

  憂鬱症(或其他精神官能症),和憂鬱心理的不同,最大的地方就是他會影響你生活作息的一切,心情不好時,你還可以去上班、去上課,遇到一些好事心情即會好轉,但是,罹患憂鬱症時,你的情緒會被困於一個負面迴圈,很多時候什麼事都做不了,無法靠自己的意志往前,卻又不斷地把過錯和失敗歸咎給自己,越陷越深,整個人掉進黑暗當中,找無出口,或沒有出口。

生病了,就讓專業人士幫助你

  講明白一點,其實就是身體和心靈都生病了,絕對不是只是想太多,生病就要看醫生,需要經由正確的醫療管道(精神科、身心科),並搭配心理諮商(臨床或諮商心理師),服藥與諮商並行,才有辦法回復健康。(掰了位,台灣沒有心理醫師這種東西,希望大家可以接受勸世,增加一點知識)。

  且華人、韓國人傳統或儒家的教育思想,讓我們養成了報喜不報憂、把情緒都先放在心裡隱忍的民族個性,當然還有:男兒有淚不輕彈,等等的傳統性別刻版印象和觀念,而這些因素,也是再加重情緒壓力與心理疾病的原因。

關懷憂鬱症,應該怎麼做?

  那麼,我們到底要怎麼做,才能恰當的對憂鬱症患者,或是可能已在邊緣徘徊的人伸出援手呢?

罐頭轉貼文?我不行

  前陣子很流行一個罐頭形式的憂鬱症關懷貼文,我自己也看到了不少,昨天我在我自己的頁面發了一篇感想(罵人),稍微修改一下,也和大家分享:

  我實在是有夠討厭那個關心憂鬱症的做作轉貼文,非常之痛恨,我不知道究竟是哪個人開始進行這種模式的社群擴散,也無法理解為什麼很多人會這樣前仆後繼地跟著轉貼在自己的塗鴉牆上。

  身為一個曾經罹患精神疾病、經歷過幾年的心理諮商,並且也不怕別人知道的人,在我眼中,這種轉貼的假意關心貼文太輕易、太廉價了,對於正在黑暗中受苦的人,真的一點實質意義都沒有,反而還只會讓人產生負面的反效果。

  在我眼中,好像轉貼了這個文章就是:「我已經公開表達了對你們的支持喔,如果你真的怎麼了,我可是已經有關心過了喔。」這種完全被動形式的示意性關心,很抱歉,真的不需要,你留著就好,因為一 點 用 處 都 沒 有。

  轉貼這種文,非但無法幫你塑造網路個人形象與觀感,反而還會讓人懷疑你腦袋可能有點問題。

  有時候我一直在想,社交媒體究竟還能把人類原始的社交模式摧毀到什麼程度,難道人與人之間的關心和交流,都已經只能停留在這樣,甚至是不斷地在倒退嗎?我們人類的感情難道真的都被科技給毀壞到如此殘破了嗎?

真心的關懷,是主動式的

  如果你是真的關心朋友,我相信他在罹患憂鬱症時你一定會發現,再不然,你的關心也應該是主動式的、私密性的,傳個訊息或打個電話問候他,看看他是不是有什麼想說的話、是不是遇到什麼問題了?也許的確幫不上忙,但至少我們可以讓他知道,這裡還有人在關心他、掛念著他,當他決定需要幫助的時候,還有朋友可以找、有人可以依靠,讓他了解,其實是還有人可以陪他在黑暗無光的世界裡坐一會的,即便是不說話的陪伴,也好。

  在社群媒體上轉貼這種罐頭訊息,以為這樣就可以幫助憂鬱症患者,到底是自我中心感多嚴重的人才做得出來?我真的無法理解,我也不想去理解。

  試想設計出這活動的人,應該是要大家正視憂鬱症的嚴重性,但活動最根本的元素,是要大家先真誠地去關心朋友啊,怎麼最後的重點會變成轉貼,而不是執行,這跟那種集氣按讚文不是一模一樣嗎?無用又讓參與的人以為這樣幫得上忙。

在悲觀的世界中找到希望

  我很喜歡的作家郝譽翔,在評論諾貝爾文學獎得主石黑一雄的小說〈別讓我走〉時寫著:「世界中,人一生下來,便注定要被孤伶伶地拋擲到這個世界上,被龐大的社會機器所控制,情感被壓抑了,於是就連性、愛與夢想,這些人類最為美好的本能,也都被剝奪得一乾二淨。甚至就連文學、藝術的創作,都有可能被權力所污染,而不是出自於靈魂深處最真實的吶喊。在這個缺陷重重、必定要邁向毀壞的世界,無疑是令人悲觀的。」

  這個世界對我來說,一直是個充滿悲觀能量的地方,因為經歷過心理疾病和人群恐慌,我直到現在還是會存有一些厭世心態,但就像石黑一雄在書裡表達的:「愛的力量,將會使人類的罪惡和軟弱,都獲得救贖懺悔,而悲哀也因此昇華。」我相信真心誠意的愛和關懷,才是能夠從旁協助精神疾病患者從苦難中走出來,在仍舊悲觀的世界中重新找到一些光明的,而我們每個人,都是這些力量的來源。

陪伴的原則:三不

  對於憂鬱症患者的關懷,教材教育大家的是:請「不鼓勵、不責備、不反駁」,就我自己的意見,請不要再對他們灌輸正面思考的想法,請拜託,拜託不要再對憂鬱症或其他精神官能症患者說:「加油。」好像他真的都沒有努力或沒有加油過一樣,真討厭,你們才最該加油咧。你們能做的僅有陪伴,陪伴他在需要訴說的時候專心傾聽,陪伴他們出去走一走,陪伴他就醫(要不要進診間一起聽請自己看狀況),陪伴他持續進行心理諮商,讓他知道,不是只有他一個人在經歷這些黑暗。

  最後,身為一個經歷過身心疾病和自殺倖存者,我個人真的很希望大家不要再傳頌:「自殺不能解決問題。」這一句口號,我並不是要鼓勵自殺(我才真的拜託大家不要自殺咧,活著真的太好了),而是因為這一句口號,對於正在苦難當中折磨的人來說一點幫助都沒有,且擴張開來的傷害力可能很大,大到超越你的認知與想像,我們實在不需要再用這些強烈的又不負責任話語去控制他,他不能解決問題,那你可以幫他解決嗎?不行的話還倒不如不要開口。

  我們習慣在別人吐露自殺念頭時回答:「想想愛你的人」,但對於這些連自己的情緒都無法控制、連自己都無法鼓勵自己的時候,這些愛的拉扯,反而都會變成更深的責任和愧疚感,只會讓他更痛苦而已;關懷患者,不該是用更多的責任感來綁住他,相較於這些口號,沒有話語的陪伴,反而還更有效。

該不該談論自殺

  自殺到底能不能解決問題?我目前還是沒有確定的答案,畢竟,活著也不能解決的問題,還更多。若是患者願意和你分享自殺的議題,也請不要逃避,專心傾聽,有機會的話可以和他的諮商師分享(但通常願意和親友分享,大概就會告訴諮商師了),不需要給太多意見,也不要給與更多壓力,讓受過訓練專業的人來,會是最恰當的。

  魂魄見火往西方,生命逝去的衝擊,我們每個人在這一生當中,肯定都會體會到,還記得我的母親過世時(那時還在無名寫日記),一個網友留了這樣的訊息給我:「請你一邊流淚時一邊勇敢」,這句話給我了很多力量,並不是流淚時就沒有努力,也不是哀傷時就沒有勇敢。

  如果你現在正在經歷憂鬱症,雖然很痛苦、很多說不出口的話語,但請一定要接受醫生和諮商師的幫助,不喜歡的醫生,就換一間醫院再試試看,不需要強迫自己,我們已經夠辛苦了。諮商期或許很長、進度也許很慢,但要一定要相信,我們終究可以撐著站起來的,過來之後,你一定會發現,自己成為了一個更堅不可破的人。

  如果你的身邊有疑似或正罹患憂鬱症的親友,你的愛與陪伴,都會是支持他們的力量,主動讓他們知道你在身旁,真的比轉貼罐頭文章來得有意義,也實際多了。

  最後,如果你是SHINEE、鐘鉉的粉絲,也請勇敢起來,他已經沒有痛苦了,到達彼岸的另一端,他是快樂又無害無傷的,就像你們心目中的他一樣。好好活著,努力分享你們的愛,對他來說就會是最棒的應援。

*文章開端的샤이니 ‘누난 너무 예뻐,是SHINEE的成名曲,同時也是我開始喜歡他們的契機。

Shares 411

You may also like